<<  远 | 首页 | 简介  >>
[里里弄弄] - [ 随笔 ]
 
Tag:

 

里弄,一串串线性的剧场,是外地人眼中的“shàng hi、外国人口中的“shng hài, 是上海人心中的sng h[ə].

 

弄堂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死了,邻里间不再相互熟识,不再互相往来,不再没有隐私,不再发生各种矛盾和 争吵,不再撞见孩子们的嬉闹,不再听到各式叫卖的吆喝声,不再关心谁家的饭更香,不再只有上海话, 甚至不再蕴藏着暗波涌动的恋情。但,我们还是爱往弄堂里穿,去弄堂里吃咖啡、喝下午茶、食早中晚饭、 泡吧、看电影、装裱画、拍照片、写生、读书......甚至什么都不做,就这么荡着。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有个 默契的共识,就是在弄堂里才能找到上海,那些弹咯路(弹街路),那些老墙老木头老标识老门窗才能 让我们贴近上海。

弄堂一直在变。从 19 世纪中叶产生至今不足 200 年的时间里,从老式的石库门里弄到新式的石库门里弄, 到新式里弄,到花园里弄,再到公寓里弄,不断调整着自身的结构、材料、空间和外观,这是多么旺盛的 自我成长期,所以成就了后来王安忆笔下的具有壮观景象的弄堂,城市的背景,并且有着有烟火人气的感 动。近几十年里,算是萎缩期和重生期,很多弄堂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挖掘机活生生地挖空了,因为他们 的价值远远不及它们所在的土地的价值,最多就是被开发商或政府编进土地的故事里以提高更多未来商品 房或这片土地的价格,100 多年前他们因被开发而新生,如今他们因被开发而慢慢走向消亡。还有一些弄 堂正尽着自己的所能慢慢破旧下去,他们迟早也是要被挖掘机移平的,只是还没到时候。少数幸运儿则成 了时代的新宠,甚至成了出名的旅游景点,如新天地、田子坊、8 号桥等,它们被注入符合时代需求的新 “血液”,让私密的居所开敞为公共的消费空间、展览空间、办公空间,顶着闪亮亮时尚的帽子,被大众宠 爱着。田子坊是这些幸运儿中比较令人有追忆的里弄,这主要得益于那里还住着很多的居民和随时仰头即 见的内衣内裤,无论什么时候过去,你都能感知到它绵绵不断的气息。在上海滩,将私园开放为公共区域 的最早雏形是位于南京西路泰兴路口的张园(张氏味莼园),它是晚清明初的上海文化娱乐中心,茶座、照 相馆、马车、马戏团、过山车、西洋景等样样俱全,可见它之大。它是很大,主弄分支弄,支弄又分小支 弄,小支弄再分小小支弄,层层相连相通,是早期分形设计的典范。更有极少数弄堂,如被鲁迅住过的山 阴路弄堂、被丰子恺住过的陕西南路弄堂,因响当当的名人大师而为人们津津乐道观摩拜访。

弄堂随时在变。上海的摄影师席子和我说,他总是追着瞬息万变的弄堂们,通过网络、所在地的居民、甚 至口口相传等各种渠道打探到哪里又要被拆了,便紧急赶在它们的弥留之际记录下它们。上海的摄影师胡 杨拍出来的好多里弄就是一场场的连环画,今天还是好好的里弄,第二天就少了一块或缺了一角,第三天 住的人也变了,第四天已经变成工地工人的临时居所了,第五天开始就奔着消亡挺进了。弄堂是上海开埠 以来中西文化碰撞的产物,是海派文化的来源,也是海派文化的精髓。它一方面承接了中国传统居住的需 求,另一方面开放的接纳了西方文明的沐浴,是这座东方巴黎特有的腔调。就像我总是梦游着漫步在老照 片中的老北京城一样,也总幻想着畅步在成片成片的腔调中,不知在遥远的未来,是否有城市的轮回,也 或者所有的弄堂都成了久远的历史,甚至传说。

弄堂名随着弄堂生生生息息转转。弄堂如其名,好的弄堂名令人遐想并引人进入,进入后又会去寻摸着名 字的由来细品着名字的意味。花园别墅弄堂等通常为弄堂名的结尾 字,如“大中里”“同乐坊”、“梅泉别墅”。结尾字前描述性修饰性的字眼,有表达良好祈愿的福、寿、康、 安的,如人安里福乐里以及大作家巴金居曾居住过的步高里;也有讲究诗意情画的 沁园村涌 泉坊;还有平白直接的 蕃瓜弄,相传弄堂中曾收获一特大蕃瓜,人称蕃瓜龙,谐音便成了蕃瓜弄; 也还有以名人为弄堂名的,如蓝妮弄堂,蓝妮是当年上海滩的女名流,也是少数名族云南苗王蓝氏家族 的后代;更有直接体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的繁华的“恒茂里”、渔光村(电影《渔光曲》时红极一时)。是名字影响着弄堂的命运,还是弄堂的命运带动着它的名字?被改造后目前最火爆的新天地,之前叫 什么名字早已被人们遗忘,或者本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名字,但它一跃已成为弄堂中的明星、弄堂中的佼佼 者。

里弄,市井中也透着一份闲适和淡淡的优雅,螺丝壳里做道场,往日它承载着:厚厚镜片下茧子手磨出了 锋利刀、肥臀和竹篮子同步摇摆着进进出出买菜回家、黑不溜秋的蜂窝炭把生米变熟饭、年年日日的缝缝 补补、日日年年的洗洗晒晒、阵阵苦涩也阵阵浓香边读报纸边喝茶、马走日象飞田水生火热般的紧张对决、 光膀子摇蒲扇与日月星辰同纳凉、以及家长里短罗里吧嗦唠唠叨叨,今日它还承载了:来来往往的人潮人 海、跟着时代摇摆迷幻的电子乐、灯红酒绿的各色各样各种吧、五彩缤纷形态多姿的橱窗展示、创意飞啊 飞飞啊飞的食品商品用品、以及坐在对面也要发微信的交流。

当太阳照常升起后的第一缕光亮滑进窄窄的弄堂里时,伴着爽心的车铃铛声,一幕幕表演开始了......


二零一五年五一前于上海

 


 

评论

发表评论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搜索

访问统计:
BlogBus.Com